微信扫码

029-88272143
服务热线: 029-88272143

紫杉醇

更新时间:2018年05月29日14:04:14 点击次数:167 打印此页 关闭
分享到:

      紫杉醇制剂居世界抗癌药首位 市场饥渴

     据来自美国的最新统计数字,2006年,包括天然原料加工的紫杉醇注射剂和半合成紫杉醇注射剂在内的紫杉醇制剂的国际市场总销售额已达37亿美元,高居世界抗癌药物之首。
     自1992年甫一上市,紫杉醇就受到了医学界的热烈欢迎,当年即创下年销2亿多美元的惊人业绩,上市第7年全球市场销售额已突破10亿美元。由此,紫杉醇创造了植物抗癌药单一制剂的销售奇迹,即使是上市较早的长春碱和长春新碱等植物抗癌药,销售额至今只有2亿多美元。
     长期供不应求市场为百时美施贵宝垄断
     迄今为止,国际市场上只有2种紫杉醇原料药:一种来自各种红豆杉树皮;另一种是从欧洲观赏紫杉枝条里提取出“10-浆果赤霉碱”,然后再经半合成而成,即多西他赛(多烯紫杉醇),其结构与天然提取紫杉醇十分相似。这两种原料药均为国际医药市场上的畅销原料药产品,并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状态,据有关部门估计,紫杉醇原料药与多烯紫杉醇原料药的销量之比大约为10:1。在美国,紫杉醇注射剂(商品名:Paclitaxel)主要由百时美施贵宝独家生产,现已有大约二三家制药企业生产紫杉醇原料药和制剂,但该市场基本上为百时美施贵宝所垄断,其它几家企业生产的紫杉醇制剂销售额合计只及百时美施贵宝的一个零头。而多西他赛原料药和制剂则主要由法国普朗克公司以及英国、意大利等几家公司合作生产,以普朗克的产量最大。
     销售长盛不衰新用途将增加需求量
     紫杉醇在世界各国均为医院首选的抗肿瘤药物。近几年来世界各国的肿瘤发病率比10年前已提高近一倍,肺癌、乳腺癌和卵巢癌等恶性肿瘤也呈多发趋势,这些癌症病人均为紫杉醇的主要使用者。从总体上看,在没有一种植物抗癌新药能取代其位置之前,紫杉醇的销量只会上升,不会下降。据世界卫生组织发布的最新数字,美国现已成为世界第一癌症高发国,其每年新增癌症病例140万人,约占当年全球癌症病人的14%。美国至今仍为紫杉醇最大消费国。随着美国癌症发病率的提高,紫杉醇作为抗晚期恶性肿瘤的主要药物,可以相信,其销量将继续保持快速上升势头。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在十几年来的临床使用过程中早已总结出一套紫杉醇与其它抗癌药物的各种最佳配伍方案,其医疗部门已离不开紫杉醇这一“中坚力量”,因此,对于紫杉醇原料药的需求量也会呈水涨船高之势。除了用于治疗癌症,紫杉醇在其他适应症上也得到了研究。据美国医药媒体报道,紫杉醇经FDA批准已扩大用途为治疗风湿性关节炎,如今美国已开发上市了一种治疗风湿性关节炎的紫杉醇外用制剂——紫杉醇凝胶剂。美国患风湿性关节炎的病人人数众多,故紫杉醇作为外用消炎剂市场前景十分可观。而不久前,美国Ivax生物制药公司开发生产出一种紫杉醇新制剂,即生物利用度更高的“纳米紫杉醇注射剂”。据说还有一家美国公司生产出紫杉醇口服制剂,其成分是由紫杉醇加上维生素E调和而成,此外,还加入了一些高分子药用辅料,防止紫杉醇在消化道内被消化液破坏。这些紫杉醇的新用途必将大大促进紫杉醇原料药的销路。近年来,紫杉醇在医疗器械上的用途也备受青睐。美国医疗器械厂商开发出一种用于治疗冠状动脉严重堵塞病人的紫杉醇洗脱型药物支架。这种新型药物洗脱型支架可防止血液里的脂类物质再度沉积在支架表面形成新的堵塞,从而可大大提高血管支架的使用寿命。由于这种药物洗脱血管支架已成为国际介入治疗医疗器械市场上的畅销产品,因此有人预测,紫杉醇原料药被引入医疗器械产业中必将大大加剧国际制药行业对紫杉醇原料药争夺战的白热化程度。 
     各显神通力解供应难题
     据了解,2002年时全球紫杉醇原料药总产量大约在150~160公斤之间,随着中国、印度、越南等亚洲国家以及阿根廷等南美国家加入到紫杉醇原料药生产和出口国队伍,据有关方面估计,近几年来全球紫杉醇原料药总产量有可能早已突破300公斤大关。但国际医药市场实际紫杉醇需求量高达600公斤以上,故市场缺口巨大。紫杉醇原料药之所以无法进一步扩大产量,这与紫杉醇在红豆杉树皮中含量太低有关,基本上每1万公斤红豆杉树皮才能提取1公斤紫杉醇原料药,这一生产方式必然会对红豆杉这一濒临灭绝的宝贵林木资源造成毁灭性破坏。令人欣慰的是,紫杉醇原料药长期供不应求的僵局正在得到改善。国外一些厂商在几年前即已开发成功利用细胞培养法在工厂里成批培养紫杉树细胞,意大利Indena公司和英国、荷兰等西方国家几家公司均在从事这种细胞培养法生产紫杉醇的工作,据说,利用此法生产的紫杉醇原料药产量已达10公斤级。随着技术的不断改进,相信细胞培养法生产紫杉醇将成为解决紫杉醇原料药供应瓶颈的关键措施之一。江苏红豆集团已于三四年前投资数千万元在华东地区建起了最大的红豆杉速生林基地,总面积达7400亩,现人工栽培的红豆杉树苗早已郁郁成林,并得到联合国有关部门的好评和国内林业部领导的高度赞扬。预计今年红豆集团将开工生产紫杉醇原料药和注射剂,设计年产600万支紫杉醇注射剂,该项目已通过国家药检局和省、市药监局的验收。另外,我国东北林区以及云贵两省一些山区也在大力发展红豆杉速生林栽培技术,在今后3~5年内,这些地方的有望形成新的红豆杉林区,从而为国内提供宝贵的紫杉醇原料药新来源。湖南、湖北等南方山区省也在建设红豆杉栽培基地,作为帮助当地农民脱贫致富的措施之一。按这一发展趋势,今后几年我国紫杉醇原料药年产量有望超过100公斤大关,从而成为世界主要紫杉醇原料药和制剂的生产大国
      链接
      以纽约州、马里兰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等有影响的大州为发起人,共有29个州参加的“联名上书运动”要求美国FDA打破由百时美施贵宝等公司垄断美国紫杉醇制剂市场的局面。29州递交给FDA的联名信上要求FDA放开紫杉醇通用名药的生产,从而让更多美国公司生产紫杉醇注射剂,以此降低紫杉醇的用药费用。
     据悉,在美国,平均每名癌患者使用紫杉醇注射剂一个疗程的总费用高达8700美元,由此给病人造成沉重经济负担。若采用紫杉醇通用名药,估计其费用最多只需4000~4500美元。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百时美施贵宝即与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紫杉醇的开发者)订有一份协议,规定该产品移交由百时美施贵宝生产,但10年后可由其他公司参与生产,以期降低紫杉醇的使用费。但自2002年以来,百时美施贵宝坚决反对除Ivax之外的制药公司染指紫杉醇原料药和制剂的生产。2002年,美国FDA批准Ivax公司在美国生产和销售紫杉醇原料药和制剂,目前该公司的紫杉醇年销售额为1.2亿美元。